**点击次数 **房间号码 **房间数,应与实际数目相对应 **已出现的房间号码记录

**QTE-1 **此处box-width需与上面css的QTE-1-box同步调节 **QTE1的变化上下限- **QTE-2 **道具栏: //cn-749-j: 不需要了,判断道具栏show是否为inline就可以了

G A M E O V E R


Nowisnotthetimetorunaway, pleasekeepyourdetermination




Click here to restart 

SCP Containment Breach


A secret missionAn amazing adventureDemons and monsters roaring in the abyssOpen the game if you are ready.Does the black moon howl

‡ Bag ‡

‡ Notice ‡

‡ Close ‡

Here is bag

Here is memorandum, remember to add content

okay, Do you know we even have previous works?Containment Breach I



“TO base! Object in the direction of 10 o'clock, can still move. There are no other witnesses. Request further instructions.”

“Give Class-A amnestic!(physical) ”

“Okay.”

20 minutes later

“To base… Sorry, mission failure.”

“Can you give an explanation? ”

“It's a long story.”

An hour later

“So this is your shit reason? Don't tell me that you kick the object to death.”

“No no no! I don't do that, really!”

You bow your head and look at the bloody skating shoes on your feet.Each nvenomed skate blade has three chamfered edges and two bloodletting trough; 鞋子旁边镶满了锃亮的铁钉,每个钉子上都装了倒刺,所以好几颗正插在那个可怜的人的后脑勺上。

“…好吧,这次可能存活概率不太大。”

“每次都是这样,Dove!上次我让你给目标一闷棍,你用的是狼牙棒,我没说什么。我让你去电晕目标,你把他绑在高压电闸下面,还装了个延时漏电开关,我也没说什么。我让你用化学物质迷晕目标,你想用泼浓硫酸,我说不行,结果你现场给我配了个浓硝酸泼他脸上。”

“准确地来说,这只是1/4,为了确保成功,还加了三份的浓盐酸。”

“闭嘴!就是因为你,我们的记忆清除从来都没成功过!从来!”



进入房间






“真倒霉,我又不是故意的。为什么偏偏就让我来干这种趁火打劫的勾当!”你抱怨道,翻了翻组织的留言。“在这个收容失效的Site-CN-03里找些有用的东西?到站点里去…该死,我怎么混进去?”

情急之下,你翻了翻自己的背包,看到了一个黑色包装的箱子,上面写着:“门禁卡卡组”。

你小心翼翼地输入密码,轻轻打开了盒子,双指一压,拇指一夹,刷的一声你就闭起双眼侧了侧头,闪闪发光的卡片在前面划出了漂亮的光弧——你怀着希望睁眼一看,“该死,又来了。”抽出的卡片居然都是通常卡片,除了漂亮的图案外,一张也没有效果。不过凭借着特工的直觉和训练多年的经验,很快,你就打定主意了。

“或许,我得用碳基结构复制仪现场印卡。”









“仔细听着,人类。你需要帮助,我也需要。按我说的来做,这对你我都有好处。”一个好似含着浓痰的声音说道。

你左右确认了一下真的没有人,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那台拨号上网的破烂电脑上。

“是我在说话,人类。现在,听好了,去把收容A区的电闸给打开,这样我就能把大门打开了。”

“那个……请问,你上面有Steam吗?”

“……啊?!什么?”

“你不会连扫雷这个游戏都没有吧!你好像连屏保都没有,两位数加减能算吗?”你失望地说道。

“好好听我说话,狂妄的人类!你以为你是在和谁说话?……等下,别过来,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碰电源,就算你……”



你好像是进入了一个休息室,一个咖啡机就靠在走廊的尽头。你抿了抿自己干裂的嘴唇,没有什么比现在来上一杯咖啡更令人惬意的了。

你走近看了看,与任何一个咖啡机不同的是,上面竟然有一个键盘!“或许,我输入些什么就能得到什么?”你暗自思忖着,“那就先试试吧。”



“麒c亗|79楾V垄g拸)穳姸�眴w,”一个声音响道,“RQP恞-咨�。”

“什么玩意儿?!”你想方设法地找画面下方的字幕,然后你突然想起来,这游戏本来就是中文版的。在你怀疑自己耳机出问题的同时,你发现这个声音的来源,他带着一个奇怪的话剧面具,站在收容室中间。巨大的标志告诉你,那正是SCP-035。

“毰冀噟|榺|鼒?”他继续说,“覆溒妣霱bW 。”

你听不懂他在说啥,于是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一旁的拉杆装置上。

【你拉下拉杆,释放了毒气】

“溒妣!”他突然喊出来,“陙鐆y娓箳!”

【你拉下拉杆,释放了毒气】

“肭Uī犡!”他的声音里透着愤怒,“R聭飕7!”

【你拉下拉杆,释放了毒气】

你玩累了,于是开始看SCP-035的文档,任由他在里面狂吼。

项目编号:SCP-03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035被收容在一间标准收容室里,在他不工作的时候可以使用释放毒气对其进行威胁。

描述:项目SCP-035是一个话剧面具,任何戴上SCP-035的人无法取下SCP-035,且会在说话时异常低沉,声音失真,音质全损的英语,同时用口技模仿严重的电磁干扰声。其英语被专业人员确认为“什么鬼玩意儿?”“这他妈是在说人话吗?”以及“我什么都听不清楚。”的,具有极高的开发价值。因此目前SCP-035被应用于录制英语考试听力部分,在除学生外各界均取得良好反馈。

看到这里,你又扳动了好多次拉杆,好像把自己积压已久的愤怒一股脑儿地倾泻到他身上一样。直到你精疲力尽,心里也舒坦多了,才离开了这个收容室。


进入房间



你刚刚进入到这个房间便意识到大事不妙。

“嘚-嘚-嘚-嘚……咔咔!盯!”“Fire in the hole!嗖——嘭!”

看样子是一场激烈的枪战!你打算伺机而动,但是你听了一会儿,愈发觉得这个枪声有点走样。你鼓起勇气站起身子来,眼前史诗级的战斗场面把你吓了一跳。

一个身着黑色战斗服的用手里的拿着一大团空气,奋力向另外一边扔去,扔完就立马躲进掩体后面,把耳朵捂上。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声鹰叫,一个穿白色斗篷的男子用袖子下的空气在他脖子上很用力地划了一下,黑衣人捂住脖子,浮夸地倒在地上抽搐。正在这时,有两个人似乎在用扫帚一样的利剑激烈搏斗着,“呲因!咻!啪!”,好像能溅出火花似的。除此之外,好像还有些人员有异常能力,打打手语,念一两句日文就能杀倒一片。

“唰,喀嚓,吱乒!”“神罗天征!”“突突突突突突!该死,没弹药了!”“欧拉欧拉欧拉——”“嗖!噗!”“友军!友军!别开枪!”

你吓得愣住了。

这简直就是神仙打架!如果他们本人不是SCP,那就是那些东西是SCP。

“追,弟兄们追!今天把他们给我赶尽杀绝!”不一会儿,战争分出了胜负。“冲啊!”“我的利刃饥渴难耐!”

他们走后,地上留下了一把伞。

“这一定也是什么传说级武器之类的。”




眼前的这个房间格外昏暗,左侧收容室的门上贴着大大的红字“SCP-1983”给你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充满了悲壮的气息,你的直觉告诉你,接下来迎接你的是一个史诗一般的故事。这时,你想掏出一卷纸巾做好准备,可是你发现自己除了身上的一些破烂道具以外,一无所有,这使你更加想哭了。

眼前是一道紧闭的门,显得格外压抑,如果你把能想象出的所有恐惧感加之其上,也不为过。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篇文档,你怔怔地拿起来,读着第一行字——死境之门。

项目编号:等待编号

项目等级:Keter。上帝保佑你。

特殊收容措施:你就要死了,倒霉的傻逼。

“咕咚”,你咽了一口口水。

……想从这里脱身是不可能的,所以让我们直接说说收容措施吧。 其实这他妈的只有一种方法:关上那该死的门。你无法再回去。 你也许已经试过了。希望你进来时已经带上门了。 如果你没有关上门,那就转身回去把门关上。 这是你现在的第一要务。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至少在死前做点好事。

“继续读下去——”

……客厅已经够糟糕了。那里是它们抓住O'Brien的地方。 那些家伙进入了房间,他就突然翻身倒地,他们中的一个用……爪子?拿走了他的心脏。

你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些东西把Denning的心脏丢了上去,心脏便开始跳动,并剧烈颤动。 然后它便撕裂开来,那些东西的新成员便努力从心脏里爬出来。 它晃动着,慢慢变大并成型。尤其恶心的是, 心脏明明被撕裂了却还在一个劲儿跳动。 我发誓我感觉我的胸口一阵剧痛。

你感受到一阵剧烈的恶心感爬上你的脊柱。

所以,我找到了一个方法来阻止那些玩意儿:找到他们的巢穴。

“难道……”

……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不过你,如果你发现了这个,你一定也是个特工。 如果你能的话,去把巢穴毁掉。毁掉每一个心脏。 你可能在这么做的时候死掉,不过你无论如何都死定了。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你突然觉得自己的恐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的激励感,你感觉到热血在你的体内沸腾着。

祝好运。Morituri te salutant(拉丁文:赴死者向你致敬)。

看到这里时,你的眼眶不自觉地湿润了,你看到的是一个特工的执着和热诚。

目前推定该SCP已经被D-___所摧毁,因此他死后被追授了基金会之星。

啊!还好它已经被……等等,为什么这里是个可填选项?

与此同时,你看到了下面附着一页纸条。你好奇地拿起来看——这能使你终生后悔。

备注:找几个特工把每个月需要处决的d级人员拖过来丢进去就行,记得在最后一行填上他的编号, 然后在处决后让相关部门为d级人员分发批量生产的塑料制品“基金会之星”。其他人不允许擅自出入,否则后果自负。

据美国本部的专家调查显示,将死去的d级人员塑造成“英雄形象”、“悲壮”及类似形象可以调度d级人员的积极性, 同时增加基金会的对外满意度 (你知道演绎部每天都要处理对基金会指手画脚的上千个上层叙事所造成的现实扭曲,收容异常越发困难了起来。), 且用SCP-1983处决d级人员不存在尸体处理和致命因子销毁问题,与之前相比节约了大量经费。 因此基金会决定使用SCP-1983来处决d级人员,日前已和SCP-1983-1们达成长久合作的和平外交关系。——Dove博士

你现在一秒都不想再待下去了。


进入房间




项目编号:SCP-3999

项目等级:Apollo

特殊收容措施:别他妈让这家伙说任何绕口令,报菜名也不行。

描述: SCP-3999拥有204个父亲,也许还可以继续添加。其中有28个卖假药的,54个开矿的,79个卖参的。

SCP-3999做过127次富二代,生活极其奢侈,豆沙包只吃豆沙,停自行车通常不讲价,上公交车几乎没逃过票。

SCP-3999家里失火共22次,每一次都家破人亡,但家里的防盗门一次没烂。总之,别让这家伙演逗哏的。

更正:请在“卖参”处加一个人字。

SCP-3999的父亲是个卖参的人。

更正:加在前面。

SCP-3999的父亲这个人卖参。

SCP-3999自己34次出色的演员,在《终结者》中饰演施瓦辛格……的配音,全程一句台词:“打死你个鳖孙儿!”;在《来自星星的你》中饰演永远会在BGM响起时错过女主角的盲人男主角;还参与翻拍过《这个手刹不太灵》、《高老庄的传奇故事》、3D大作《阿凡提》等多部中外大片。

更正:应该是《这个杀手不太冷》和《阿凡达》。

SCP-3999是嚎叫的黑月,紧紧拷在研究员塔罗兰的床柱上,塔罗兰为此献身。

等等,这不对

[SCP-3999是曾经封印了蝴蝶之王、龙骑士Kondraki躁动巨龙的圣瓶,他传给他的儿子德雷文,他的儿子德雷文传给了塔罗兰,现在,SCP-3999是塔罗兰的CP-3999,正在瓶中好船个鬼 snciuqwrnshgjwoqgj6i7rASFSGSTRHJUTDSREF]

更正:该死,怎么回事。

是我的猫,看我把它抱回来sadewyvsboitnrsaiewdsvby;‘qd’

抓出来好多血,我擦擦键盘adwegaaeasbzziklasftrjnkuss

更正:该死!你难道不会使用“删除”吗?!




此页面不存在!



你有去问过别人的意见吗?

在你发表你的条目前,参考下列的内容能有助你寻求反馈并改善你的条目,从而使你的作品更容易成功。


如何撰写一篇SCP文档 — 中文沙盒维基 — 指导中心

帮助:草稿与批判
帮助:点子及头脑风暴


如果你以搬运文档为目的创建此页面,请先熟读已翻译文档搬运指南後再行搬运:

谨记: 本站是评价已完成作品的地方,而不是为未完成作品提供意见及反馈的地方。


你的责任就是在这里只发布已完成,最终的作品。站点成员有权不就他们的评分作出解释。

如果你了解上述的一切,并仍然要创建此页的话, 超级搞笑放屁SCP-3999点击即看


“终于找到了!”你大喊道,“我的运气真不错!”

眼前那个瓶子里装的是所有SCP游戏玩家都梦寐以求的一个道具,更何况你现在正处于困难时期。



前面是SCP-2747的收容室,你跨进新的房间里……奇怪, 怎么一进来你就感觉自己被框起来了,看起来像是套了个引用格式。尽管这没有让你感到任何不适,但你总是觉得不自在。

已经被观察程序“清明圣杯”所描述并生成文本的文件整理。

被提及的不存在作品:《scp:收容失效》 媒体:单机游戏 橙光游戏 无趣至极的文字游戏 显现程度:2753条在各QQ群中的发言。 作品总结:是一款主要内容为玩家作为基金会的D级研究员无关人士, 在护送SCP-173的时候发生了收容失效时浑水摸鱼,其余人员都被杀掉了, 玩家要做的是把收容物重新收容顺几个或者从研究所逃出去四处溜达一圈并到达结局!(只有一个)

“哼唧!总算是编完了……哪来的咕咕声?”有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上层叙事?你的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词。 “这么说来,其实难道我是虚构的吗?难道根本就没有SCP基金会?那我还在这里干什么?!”

那个铃声把高层叙事打断了,随后是一大串的拟声词, “喂,哦?……嗯嗯,搞笑一点。什么,SCP-CN-866的外围啊,去他妈的外围! 你就使劲拖,知道吧?大不了就说一些似懂非懂的话,什么叙事混乱啊之类的。”

你感到无聊,不禁开始思考自己作为一个虚构人物的意义,想到自己到死都是假的,你感到有些恍惚。 你随手翻看着收容室里的海报,试图发现出口的信息。 “SCP-294……055不对……166……SCP-166!”你突然顿悟了人生的意义。“我现在要坚强着活下去。”

“是是是,就假装说还要做个DLC,管他呢……那行,就这样,别搞砸了!拜拜!”

糟糕,看样子这家伙要出来了,要是他过来看到这篇文档你就完了,你开始发慌。

可是他只是把一只橘猫抱了过来,然后用了一个自动转动的激光笔在键盘上照来照去, 那只猫就在键盘上打出来一些狗屁不通的文字。

“还好还好,原来一篇文档就是这么写出来的。”你松了一口气,终于发现了出口。

“哼!我已经洞察真相,我不会再像个傻子一样被支配了! 再见SCP-2747,再也不见!”你边走边想,哼着小调, 某些思绪止也止不住。“只是丢去喂SCP-682?血赚!”



进入房间



SCP-2521与基金会的日常

研究员A:啊,你听说了吗?那个SCP-2521的文档没有文

SCP-2521:(拖走)还有时间聊闲天?给老子滚回去写文!

研究员B:任何企图以文字描述SCP-2521的人员都会被抓走,但是图片

SCP-2521:(拖走)还有时间看文档?给老子滚回去做实验!

评论区:我

SCP-2521:(拖走)还有时间写评论?给老子滚回去做作业!

就这样,SCP-2521终日辛勤地为基金会奉adfwqfr

还有时间写日常?你还不快去更新主线!——SCP-2521

“对!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当你很快地放下文档时一鼓作气离开收容室时,身后的SCP-2521露出欣慰的



进入房间



你刚刚进入这个房间就想立刻出去。

骨瘦如柴的体型瑟缩在阴暗的角落,严重不协调的四肢和惨白的皮肤——这是SCP-096,千万不能看到它的脸——可是已经晚了,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在房间门口贴了张SCP-096的特写海报,还画了个大大的红圈。

SCP-096开始凄惨地嚎叫,你想出去——但你的双脚却挪不动道,恐惧已经完全把你击溃了。

啊——喔——哇——

你想起了你还欠着研究员罗夏20元钱没还呢,也没时间写个遗书什么的。以他的为人,说不定会把借条上的数字改成∞后合法获得你的所有资产――包括你的steam账号、手办、大会员和你的橘猫,想到自己的steam账号可能被抵押过继给罗夏,你就死不瞑目,毕竟还有好多游戏你都没玩过。

你一下子有了生的希望。

啊——呜嗷——噢——

怎么SCP-096还不冲过来?在一阵嚎叫中,你站了起来,看到好像收容室门上还贴了张告示。

使用说明:当你盯住SCP-096的脸时,SCP-096会发出形式多样的嚎叫。分别有以下几种:

1.无能狂怒 收费:10元

2.绝望哭泣 收费:15元

3.恐吓威慑 收费:20元

4.心灵尖啸 收费:30元

5.嘶哑嚎叫 收费:50元+100元(医疗费)

如要录制或拍照以满足商业需求(如拍摄恐怖片,制作游戏等),价格另议。 另外请遵守协议,对外宣称SCP-096有一定危险性。——SCP基金会

你没时间感叹那么多,你现在只想快点回去,把20块还给罗夏,然后把借条给趁早撕了。



进入房间



项目编号:scp-420-j

项目等级:God Damn!

特殊收容措施:嗨,我说,办公时间可别带打火机!嗝。

描述:依我看,这玩意儿是好多根鞭炮的总称,它们这群家伙会不定期地在一定范围内瞬间移动。 这东西除了外型与香烟长得挺像,看着它们真的想让人来上那么一点,我是说,这看起来很赞!棒极了。 我说老兄,我不会去来一点的,至少现在不会。

附录

这烟味道不对。——shashengdong博士的最后一句话

依我说,老兄,是该死的香烟杀死了他,不是吗?——Etinjat博士的最后一句话

嗨,还有自私,老兄,那条烟明明是我们一起发现的。——Chimera博士的最后一句话

事实证明:吸烟有害健康,伙计。

你看到这里,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scp-420-j,并把它放进了背包。


你定睛一看,只见房间另外一头的门打开了,里面冲出来了一个身披黑色斗篷,带着乌鸦面具的人。

“是049!”你先是一愣,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被他碰到就完蛋了的瘟疫疫医。 更远的地方,紧随其后的是一大堆SCP-049-1——这个医生曾经的倒霉的病人们。 但你没时间同情他们,你的脑海里现在就只有一个字——


你现在正在SCP-231的收容室门口目睹着全基金会最恶劣、最臭名昭著的蒙托克程序。刚刚你看见三个特工手里拿着箱子和一个很大的用布包裹起来的装置进到了那个收容室里。在你犹豫了许久是否要站起来之后,一声沉重的巨响打断了你的思路。

接着似乎是某个设备电源接通的声音,然后听起来像是一阵阵金属的摩擦声,时不时传来拍击声和震动忽大忽小,让人不寒而栗。几个特工像是小声嘀咕着什么,有时甚至听得见他们倒吸冷气、说出“情况不妙”或者是“我不想再继续了”一类的话。你的心情越发沉重压抑,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吓得你一个哆嗦:

“三筒?我胡了!”

“我看看……你出老千了。”特工B皱起了眉头。“胡说八道,你哪只眼睛看到的?”特工A露出惊愕的神情。

“用这个。”特工B把伪装成眼镜的麻将透视仪摘了下来。“作弊?真没意思!”旁边的特工C说着把手心里的两块麻将牌又揣了回去。

“不说多了,老规矩。”SCP-231皱起眉头,“这把算你输。”

“真该死!我自从调过来就没赢过一把!”特工A掏着背包说道,“听说外面收容失效了,咱们要去帮帮忙吗?”“亏你还说得出来!”特工B指责道,“蒙托克程序必须得有人执行。”

“特殊个人需求。”SCP-231补充道,把特工A放到桌上的钱揽到自己面前。“我费了好大劲才让基金会以为真有这么回事。”

“可是……”“别那么多可是了,再来一把!”

你打算立刻离开这里,回去之后再写一篇名为《如果想在基金会养老,你该做些什么?》的文章。



进入房间



背景音乐响起了庄严肃穆的《仪礼》。在神启之昭示下,你携带着血印向前前进,你生于血与杀戮之中,你要让世人感受到痛苦,从而获得救赎。你已成为神的一部分,你就是神的使者。是时候了,你举起双手,口中默念着:

“不懂得痛苦的人就不可能珍惜和平!感受痛苦,知晓痛苦,理解痛苦。从现在开始,让世界感受

“等下等下!什么玩意儿?!”你一下子打断了背景文字,“哪个中二病在那里冒充剧情发展?!你以为用口技就能假冒成剧情文字吗?”

“逆神之人,接受圣石的裁决吧!”房间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的人,兜里似乎鼓出来了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感受我的痛楚,神罗天征!”

一道白光向你袭来,你感受到身上的引力正在消失,你惨叫一声,随着周围的墙体一同化为了

“闭嘴!”你憋着笑走上去从他身旁绕开,“还有,能让你背后那群该死的仙人掌别唱了吗?我尴尬症都发作了。”



进入房间



你进入了这个房间……糟糕!伴随着突然吓人起来的BGM,你的身体一颤——臭名昭著SCP-173正站在这个房间。

好在你知道,只要盯着SCP-173看,它就不会移动过来扭断你的脖子,糟糕的是,你觉得自己干涩的眼睛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你多次打开又关上收容室的门企图让SCP-173另找其路,可倒霉的是它怎么也不离开。

你又一次关上门,突然想起来自己好想捡起过一个关于SCP-173的文档,上面或许会有些对策。

项目编号:SCP-173

项目等级:Meaningless

特殊收容措施:天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收容这么个傻逼玩意儿!

描述:于1993年移动到Site-19。起源至今未知。它由混凝土和钢筋建造,并有Krylon牌喷漆的痕迹。 当SCP-173不在任何人视线之中时,就没有人能看得到它。

附录:当你用一分钟看完这个文档时,你的生命竟然白白浪费了59秒。——Whlie Rock博士

有了文档的帮助,你成功地从SCP-173的身旁绕了过去,直觉告诉你,你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进入房间



SCP-076、SCP-073,SCP基金会最合不来的两个人,现在居然能在一个办公桌上指着一本书和睦相处?!

“该隐,我觉得这个部分就应该改一下。”SCP-076抱着双手说,“凭什么我一来就死了,嗯?就不能考虑加一点你我打斗的场面吗?”

“拜托,亚伯,这又不是武侠小说,这是《圣经》,宗教读物。”SCP-073一脸无奈地解释,“目的是为了教育人们赎罪。”

“这不公平!”SCP-076举起手在空中比划,“为什么你就只是被放逐?为什么我就得因为这个被基金会吊着打,而你像个没事人一样屁都不放一个?”

“亚伯,注意用词。”

“我不管,你改不改?”

“不能改。”该隐摇摇头。

“我……我要诅咒你变成猪头。”亚伯指着该隐的额头说道。

“幼稚。”该隐轻笑道,“诅咒反弹!”

“反弹无效!”亚伯站了起来,大声说。

“那我无效你的无效!”该隐也站了起来。

“那就别怪我了,该隐,千鸟!”“我愚蠢的弟弟啊,天照!”随后两人便开始在空气之中上演你看不懂的宿命对决。

“看来还是合不来……”你叹了口气,从他们的收容室旁边绕了过去。



进入房间



“啊!那是SCP-049!”“哇!真的诶!”“咔嚓!”你只见一大群穿着各种颜色衣服的人手里拿着照相机向窗外的一只乌鸦涌去,要是在别的地方,你肯定会认为他们就是普通的观光客。

“看,那是SCP-173!”“【SCP基金会已介入调查】”“173是你么?”“咔嚓!”“是花生精!”这时,他们又盯上了办公室里的米色挂衣架。

“请问……”你想上前去搭搭话。

“哇!SCP-106!”“今天好幸运喔!大爷又出来遛弯啦?”“咔嚓!”他们蜂拥而至把你围了个水泄不通。“看来是不可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些什么了,得想办法把他们支开。”你嘀咕着。

“快看SCP-096!”你指着镜子说。

“哇,SCP-096诶!”“快闭眼,你这是在谋杀!”“咔嚓!”他们一下子从你身旁流动了过去,你感觉到一股名副其实的暖流。

现在你竭尽自己所能快地跑出了人群,打开了铁门。

“看!SCP-2950!”“真的诶,是SCP-2950!”“咔嚓!”

“等下……不对,那只是一把椅子。”“切。那我们走吧。”“咔嚓!”



进入房间



你看到一个巨大的铁门横在你面前,旁边硕大的红字写着:SCP-CN-001。

你刚刚想向平时一样打开铁门进去,可是突然你的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听说SCP-001是神圣的,他们大概和基金会的起源有关,我可对这类东西漠不关心,更不愿意招惹。再说,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不在我权限之内的事,我一概不会去做。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特工专注于任务的信条。”

于是,你转身向另一个门走去。“……才不是因为门上写的什么模因抹杀,那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只有小孩子才信他的鬼话……对吧……”

“队长,外面好像收容失效了,我们这几百号人就守在这里啥也不做真的好吗?”

“说什么呢!我们干的事情重要的很,你知道要是没有我们执行‘模因抹杀’外面的世界肯定乱套,刚刚那个该死的土匪不就被吓跑了吗?我们这叫拯救世界,你懂个屁!”MTF-壬亥-03 “钓鱼执法”的队员在铁门后讨论道。



进入房间



前面是文案室,你登入一台电脑,无聊地把自己组织的名字输了进去,没想到还真的有结果。

GOI名称:What The Hell?

组织成员:四名

主要活动:宣称其目的是防止世人见到异常现象,是民间的小规模记忆清除组织,至今未成功过。 由于基金会成员在事后进行记忆清除时不得不为他们善后,导致其至今未受法律的制裁。

批语:“这种GOI每天出现几十个,请不要占用基金会宝贵的内存。”——Chimera博士

“这帮家伙看来已经知道我们的厉害了,”你在心里暗暗发狠, “但是没想到我们行动这么隐蔽还是被发现了,而且底细摸得这么清楚。基金会里的家伙们果真都不是善茬。”

在把这篇“游戏史上最敷衍的背景交代”撕毁之后,你打算继续上路。



进入房间



SCP-1230——“一个英雄的诞生”,一本绿色的无字天书。有了他就可以在异世界叱咤风云——所幸的是,它就在你的面前。

你拿起这本书,努力地回想自己高中时老师,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在守书人一通唠叨后,你终于可以开始旅程了……

“午时已到,行刑!”“等下……”你看到的第一幕和最后一幕是兽人刽子手劈下的瞬间。

你一下子醒过来,“怎么回事?!为啥我一来就被吊死啊!再来一次。”

“去死吧,兽人刽子手!给我的兄弟们报仇!”一个满身盔甲的人类用一把利剑直刺进了你腹部。 “我……”你最后低头的时候,看到手里拿着刚刚砍死上一个自己的斧子。

“该死!这个还有连续剧情吗?!”

“想不到吧!人类虫子!”在你刺死那个兽人刽子手的同时,一支长矛正好从背后将你的胸膛刺穿。

“卑鄙小人,吃我一剑!”一把利刃把你的皮甲劈成两半。

“什么破玩意儿!”你终于放弃了尝试,仔细看了看书名——《一个龙套的诞生》。

“假的假的,全他妈假的!游玩五分钟,广告2小时。”你把SCP-1230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做个梦都这么真实!”



进入房间


你看到一个基金会人员躺在地上,倒在房间的另外一角。你不愿意去思考他是怎么死的,你唯一在乎的是他身上有没有你要找的地图——当然,不去搜查一下是不可能知道的。

你鼓起勇气向他移去,同时保证自己的视线尽量避开他的尸体。一步……两步……

你成功了!更加幸运的是,这个特工身上真的有你想要的地图。

此外,还有一把枪和一只......猫屁股?你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同时选择两个,可能是因为选了一个后另一个选项会消失的缘故吧!毕竟SCP基金会大了,什么事情没有?

SCP-914收容室的门缓缓打开了,面前是一个偌大的机械装置。“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万能转换器,或许它能够强化我的装备?”

你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在向你靠近,你开始时吓了一跳,然后才认出来那其实是半猫Josie的身体。

“I have an ass,there has a head。Ummm,for her hands repair her body!”

“你叫什么?……喔喔!对不起,拼反了,你等下……”

半猫又完整如初了!它轻轻地用下巴蹭你的裤腿,你伸手去抚摸半猫Josie的毛茸茸的小脑袋,等等!好像有什么东西……半猫Josie的脖子上挂着的正是站点主任的办公室门卡!这么一来,你就能直接前往站点主任的办公室了,你带上Josie打算像那个方向进发——

“等一下,这个地图哪一面是正的?”


进入房间


“嗖”

随着气流的嘶嘶声和齿轮转动的巨大噪声,通往下一个房间的铁门在你的注视下缓缓地提升起来。你随之屏住了呼吸,眼前是一群特工模样的黑衣人,手里拿的似乎是某种特制的羊角锤。他们围着一条奄奄一息的鲨鱼,倒在一片血泊中。

“好了,终结它的生命吧!”一个黑衣人喊道。你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等你重新把眼睛睁开的时候,那群人已经离开了,但是留下了一位黑衣人,似乎是为了清理那只可怜鲨鱼的尸体。你本来想另外找一条路避而远之,但是你突然看到他胸前口袋里放的正是你想要的门卡。如果你能干掉这个家伙……

“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不能在犹豫了!”


太好了,原来这里就是站点主任的办公室。

你紧张地把门卡塞进读卡器里,结果毫无反应。读卡器旁边写着一行字“密码读卡器(物理)”。于是你又加大了点力度,把门卡向左边拧了一圈。你似乎感受到铁锁里插销一类的东西的弹开了。

“嘎吱——”门应声而开。

“妈的,这就是把钥匙孔改成卡槽型了!基金会有这么穷吗?”你踏进门去,看到桌上一行醒目的红字:“密钥在电脑里!!!”旁边是一个鲜红的箭头直指向桌上的台式电脑。

你打开电脑,令人欣慰的是,上面没有密码。你先顺手点开了一个名字叫做“重要机密,千万不要看!”的文档。

它收容失眴

你隐约听到一声铁门被撞碎的声音,还夹杂着几声惨叫。

“……SCP-CN-048,一篇看了就会收容失效的文档。”你红着脸说,“放心,我不可能再点错了。应该是这个……“

反抗sicjej不要再懦sjdhehchsh。它说,它必须要存在。

正南方向传来一声怒吼。“额,不不不,大概是这个……”

SCP-CN-048 收容失效 收容失效了

花板剧烈地震了一下,灯光在头顶不断摇曳着。“他妈的!我总算知道这破地方为什么每一分钟都在收容失效了!”你一怒之下把电脑抬起来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液晶屏幕一下子在桌子上散开来。

你正在后悔自己情感用事时,你突然看到碎裂的电脑中间夹着一把银色的小钥匙。“怪不得说密钥在电脑里……”你越发觉得基金会不像是个正常的地方,但这已经不干你的事了。现在你的目标是赶紧去完成这个故事。

“该去哪里好呢?”


进入A门



进入C门



进入B门


终于……结束了。

你现在正站在站点秘密地下室的门口,里面似乎闹腾的很,此外,门口还站着一个光着膀子的警卫。你眯起眼睛仔细辨认,他的脖子上带着的项链是……SCP-963——那是Bright博士!

“请问……”你友好地上前想和他打招呼,因为你可不情愿惹上什么麻烦。“喔,有一个新的兄弟,快进来!”那个警卫为你开了门,把你领了进去。

“哇——”你不由自主地感叹道。

任何一个派对和里面的情景相比都显得无聊至极,里面的人玩着各式各样的危险游戏。甚至是玩“俄罗斯轮盘”或者是“真人版电锯惊魂”的时候,也显得毫不畏惧。“他们都是Bright!这里就是个Bright博士的秘密游乐场”你的心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但似乎Bright还没有发现你是个异类。

“嘿,兄弟,想不想跟我玩一局口吐硫酸?”“别听他的,他第一次玩没经验,跟我玩21点,谁输了谁剁手指,怎样?”“放屁!你看看自己还有手指吗?过来我教你下巴档霰弹枪子弹。”

“这个……还是算了吧……我还比较忙。”你努力压制住自己惊恐的心理,你可不想被一个危险的变态附身。

“他跟我们不一样!”一个尖细的声音喊道。“看来只有用非常措施了!”说着,那个警卫向你靠了过来。

“糟糕!”你暗叹一声不好,现在就算拿武器也没有,要是逃跑也不可能,看来你只能交代在这里了。想着,那个带着SCP-963的警卫已经来到了你的面前,捞起了袖子。

“我系克莱佛(Clef),快砍我玩唉西西批(SCP)-963,介系你没见过的船新版本。摸一下,玩一年,成为O5不要一分钱。项目回收,交易自由,摸一下就送传说异常,D级人员也能爆神装,这个冬天,我在这里等你。”

“我又不是傻子……”你刚刚想笑,但突然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只见你的对话框碰到了警卫拿着的SCP-963。

“哦豁!”

你本来很好奇被附身后你会去到哪里,但是你等了好久,什么也没有发生。你又去摸了摸SCP-963,还是什么情况都没有。“难道……这个是赝品?”你小心翼翼地问道。

人群一阵躁动。“那我们都不是Bright博士吗?”“有道理,我们好像都只是正常人……我们连彼此都不认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但是真正的Bright博士在哪里?”那个尖嗓子的叫道。

大地在脚下震颤着远去,仿佛一息之间, 黑暗的夜空便扑面而来,正如他曾千万次跌落进挂坠的怀抱。 只是这一次,他不再感到寒冷。

人的灵魂坠向群星深处。

“我想这个意思大概是出了趟很远的差。”


Goto N/A


终于……结束了。

那扇耸立的大钢铁门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一台世界重启的机器,一个可以支配现实,扭转乾坤的东西,不知道那是怎样神一般的存在。”

你按下了冷冰冰的按钮。

“收废品、收冰箱、收彩电、收自行车!”熟悉的声音伴着吱呀吱呀的自行车冲击着你的耳膜。“小李,给我个螺丝!”“没有了,杨大爷。”“那就在自行车上给我下一个!”

一个特工正爬在一个生满铁锈的管道上,嘴里叼着个螺丝刀。

“老刘,过来帮下忙!摇手摇发电机。”“没空!没看到我正修防御系统吗?”老刘边说着边踢着一个90年代的电脑主机。“王狗子呢?”“出去收材料了!今天该他执勤。”老刘回应道。

“那边那个,门口的,就你!”那个声音向你传过来,“过来下,帮忙摇发电机!”

“诶,好嘞。”

“我说,”你对着那个特工衣服的人说,“为什么不整个高级点的设备啊!”

“不可能,没有这堆破铜烂铁,SCP-CN-2000-j根本工作不了,谁叫这是山寨的呢?必须让我们这些倒霉催的一天到晚守着。”他喘着粗气回应道。“本来想整个驴来,结果说经费不够,他妈的!”

“什么?SCP-2000?拜托,你没有看过文档吗?它那么大坨,还在[你的权限不足]那里躺着呢。”


But Nobody Laught At That


终于……结束了。

现在你面对的就是SCP-CN-1000-gg。它就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你不敢靠近——尽管它看起来并不危险,甚至有那么一点……平常。但是基金会的一切事情都说不准,这是肯定的。

你跟SCP-CN-1000对峙了一会,它自信而高傲地站着,整理自己的翎毛,好像当你不存在一样,甚至看起来有那么一丝优雅。

“果然不一般……”你试图慢慢接近,突然它发出一声长啼。

你吓呆了,傻愣愣地站在原地,而它侧着头看着你,好像在读取你的心理。

强大的震慑力和压迫感是你不敢向前。你就站在原地欣赏着SCP-CN-1000-gg,好像时间和空间都失去了意义,好像坠入了深渊。你意识到大事不妙,但为时已晚。

你变成了SCP-CN-1000-gg的一部分,你用尽全力发出最后的求救。

“咕咕咕——咕咕咕——”

但你也已经成了一只SCP-CN-1000-gg,一切都晚了。但至少你拖更又有了新的理由。


Be A True Man


不对啊!这个故事不该这样的!我明明应该是来趁火打劫的, 而且为什么这个SCP基金会里的东西和别的文档里的都不一样?为什么所有一切都这么毫无逻辑可言?

“这本来就不是真的SCP基金会,这里是SCP基金会(Smoking Cheers Perm), 也就是抽烟喝酒烫头基金会,现在这个年头我们这种恶俗谐音的GOI山寨一下怎么蹭热度?”文字显示框这么回答。

看到这里,你拨通了页面底下十分醒目的客服电话: “喂!这不对啊,这游戏不该是这样的。 我明明买的是《SCP:收容失效》,为什么这个故事和SCP基金会一点关系都没有?”

“买?!这游戏高清重置汉化免费,不是山寨的你以为是什么?要买正版,我就问你有钱吗?没钱你甚至都不能抽五星。”

看到这里,你点开评论区:“这不对啊,这篇外围不该是这样的。 我明明是来看SCP基金会的啊,而且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同在03站点?还有,为什么每层叙事说话的格式都一样?”

“没有人知道,可缺德的上层叙事就这么安排的。除了山寨,那帮鳖孙儿就喜欢复读。”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