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205‑AnomArch‑52‑57‑44024205‑AnomArch‑52‑57‑44034205‑AnomArch‑52‑57‑44044205‑AnomArch‑52‑57‑44054205‑AnomArch‑52‑57‑44064205‑AnomArch‑52‑57‑44074205‑AnomArch‑52‑57‑44084205‑AnomArch‑52‑57‑44094205‑AnomArch‑52‑57‑44104205‑AnomArch‑52‑57‑44114205‑AnomArch‑52‑57‑44124205‑AnomArch‑52‑57‑44134205‑AnomArch‑52‑57‑444205‑AnomArch‑73‑63‑70

← 返回

-???--?从Mark博士给我弄来了这份工作之后头一个分配给我的SCP。过去三个月我一直都埋头在数据库里,想要找找其他项目的感觉。

我之前说过这里有多少天杀的吓人的玩意儿吗?

甚至还有贼诡异的东西,像是一个能让昆虫说西班牙语的螺口瓶…

这可不是在说笑。

回到正题,是时候该写这东西了。这篇文档会是基金会里面最蠢的一篇,你就瞧好了!

SCP-4205-草稿-01

作者: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 状态:提交待审核
项目编号:SCP-4205 项目等级:Safe 威胁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4205无实体的性质和相对较新的发现,尚未发现收容SCP-4205的方法。SCP-4205的目击事件应立即报告给站点主管以及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所有对SCP-4205的视频记录应当保存到基金会数据库的指定存档[[dbs-4205]]中。

描述:SCP-4205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主要出现在任何类似窗户的结构上透明或半透明的玻璃上。在大多数情况下,当受影响的个体看到这些眼睛时,会非常快速地脑死亡。绝大部分观测到的案例均如此,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例外。一个不寻常的方面是,大多数死者大脑活动停止的速度比通常在自然死亡中观察到的要快得多。

1992年12月11日,SCP-4205由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发现,当时他观察到SCP-4205出现在观察室和审讯室F99之间的强化玻璃上。随后,他要求站点主管Mark Forsyth博士检查观察室的监控录像,在录像中也观察到了SCP-4205。在对过去两年的监控录像进行进一步检查之后,发现了另外6起SCP-4205事件,具体如下:

/* 收集事件并放在这里 */

需要对SCP-4205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已由Mark Forsyth博士批准,由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领导。

审核状态:未通过 批注:Dalitz,你写的太糟糕了。项目等级应当基于收容的难易程度,而不是危险性。威胁级别又是什么玩意儿?是你编的吗?这里面有很多错误,我会亲自到你的办公桌前协助你。你已经不在大学里了,你得做得更好才行。

你还把一部分日记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留在了文档的顶部,我并不是“给你弄来了这份工作”。你证明了自己很有潜力,不要辜负了它。 —MF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SCP-4205-草稿-01bs

作者:初级研究员 该死的咸鱼 状态:待提交
项目编号:80085 项目等级:狗屎 威胁等级:老子的屁股

“特殊”收容:那只不过是一些他妈的眼睛,会杀人的眼睛。除了我,幸运如我!

审核状态:未发送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4a 52 4e 4c 2d 57 44

JRNL-WD-121192

嗨,老爹。今天的工作简直是一团糟,理所当然不是吗?

我懂了。这是我第一次写一篇SCP,犯错误是意料之中的,对吧?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知道发明所谓的“威胁级别”都是些狗屎,我只是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我早该知道的。

我差一点就把第二稿发给Mark,那样的话我就真他妈的彻底完蛋了,我肯定会被炒鱿鱼,就算是Mark也不会原谅我的。在大学里罩了我那么多年,如果他到今天还没有受够的话…或许他永远都不会。他可能只会把我降为无薪实习生,让我去做D级的引导员,直到有人捅我一刀。

我会在这里列出他让我编辑的项目…明天我会修订好的:

  • 修改为Keter
  • 删掉我那愚蠢的狗屎威胁等级(我的话,不是他的)
  • 删掉收容措施里面我的名字。
  • 添加事件记录,在草稿完成之前不要提交(他的话,不是我的)
  • 修正超然客观的语调

大学从来没有教过我怎么为基金会做准备,分析化学也没说怎么测试玻璃上会杀人的发光眼睛… 我真的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必须弄清楚。在Mark博士为我做了那么多之后,我不能让他失望。

明天再聊。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SCP-4205-草稿-02

作者: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 状态:等待提交
比较版本:
SCP-4205-草稿-01::SCP-4205-草稿-02

项目编号:SCP-4205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4205无实体的性质和相对较新的发现,尚未发现收容SCP-4205的方法。SCP-4205的目击事件应在发现时立即报告给基金会站点领导。所有死亡的受害者必须由站点验尸官进行尸检。在进一步通知之前,所有安装了半透明材料薄片的房间(用于观察两个不同的空间)都要放置一台实验型朗-斯克兰顿稳定锚以反制异常。1脚注 1:得联系斯克兰顿博士…我听说过这些设备,但可能还没准备好……Mark前几天还提到过,他说它们很有希望。去他妈的,我先放进去。 此外,任何房间人员数目不论何时都不得少于两人。

描述:SCP-4205是一对 无实体琥珀色 类似人类眼睛的球体,主要出现在任何类似窗户的结构上透明或半透明的玻璃上。 当受影响的个体看到这些眼睛时,会几乎立即脑死亡。2脚注 2:我要请Jules看一下录像带,找出精确的时间。我相信Mark不会接受这种含糊不清的东西。 迄今为止,只有一个未导致死亡的已知案例。SCP-4205只会出现在独自处于一个空间的个体身上。

在试图抢救受害者的过程中,死者大脑活动停止的速度比通常在自然死亡中观察到的要快得多。尸检发现,受害者的身体功能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然而,大脑却表现出广泛的神经损伤,主要集中在杏仁核、海马体、内侧颞叶和枕叶。此外,大脑的所有部位均表现出某种形式的损伤,类似于电击伤或颅骨损伤。

SCP-4205首次发现于1992年12月11日,当时 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观察到SCP-4205出现在观察室与审讯室F99之间的强化 聚乙烯(聚甲基丙烯酸甲酯)上。在 对观察室的安保监控录像 的检查 ,尽管磁带有异常的电气损坏,也观察到了SCP-4205。在对过去两年的监控录像进行进一步检查之后,发现了另外6起SCP-4205事件。3脚注3:光两年可不够,但我在一天时间之内只能做这么多…

事件(依照时间顺序):

受影响的个体

GOC副联络员 “Gena”

日期

1990年1月5日

地点

Site 19 拘留室

描述:

副联络员“Gena”被留在拘留室,或称等候室,一名Site 19的特工正在寻找站点主管Bright博士。拘留室只在东北面墙上有一个单独的观察窗,SCP-4205出现在单向玻璃上,似乎静默地观察了副联络员大约8分钟。期间,安保监控的磁带显示出轻微的电气损坏。当副联络员注意到SCP-4205时,他似乎正在漫无目的地环顾房间,随后从椅子上摔下并死亡。大约5分钟后,Bright博士的助手发现了他。

备注:

这起事故在GOC和基金会之间引发了一次重大的外交事件。有关SCP-4205导致死亡的发现已在有限范围内与GOC交流。

/* 快把剩下的填好,你个懒虫… */

需要对SCP-4205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已由Mark Forsyth博士批准,由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领导。

审核状态:未发送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79 75 6d

JRNL-WD-121292

晚上好,老爹。

我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终端足足有7个小时了。你知道当我真正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雪上加霜的是,我的灯坏了,所以我只能借助终端的光线。我感觉到我的眼睛就快要脱水了。

…我得吃点东西。

工作就好像是我的新家。我的终端在这里,呵,好心的基金会给我的,附赠严格的指令。它只能为了基金会的工作而用,没有别的。当然,我不知道能否在这东西上面运行游戏。它看上去既不像苹果也不像IBM…

管他的。

在我的脑海深处一直有一种灼烧的感觉。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还活着。
其他所有人都死了。
其他六个人…还有我。

为什么是我?

我没什么特别的。

嗯,老妈说我很特别。但她是我妈,她当然会那么说。你了解她。

自从看见它们之后,我就没办法再想别的事情。昨晚我几乎没睡。
今天我试试早点睡觉,或许能有用。我可以明天再吃东西。

别担心,我会没事儿的。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ade Dalitz ??态:等待??交
?????????????????

← 返回

???了另外6起SCP-4205事件。

事件(依照时间顺序):

受影响的个体

GOC副联络员 “Gena”

日期

1990年1月5日

地点

Site 19 拘留室

描述:

副联络员“Gena”被留在拘留室,或称等候室,一名Site 19的特工正在寻找站点主管Bright博士。拘留室只在东北面墙上有一个单独的观察窗,SCP-4205出现在单向玻璃上,似乎静默地观察了副联络员大约8分钟。期间,安保监控的磁带显示出轻微的电气损坏。当副联络员注意到SCP-4205时,他似乎正在漫无目的地环顾房间,随后从椅子上摔下并死亡。大约5分钟后,Bright博士的助手发现了他。

备注:

这起事故在GOC和基金会之间引发了一次重大的外交事件。有关SCP-4205导致死亡的发现已在有限范围内与GOC交流。

受影响的个体

Site 11 下属培训厨师 Lorna Michaels

日期

1990年3月18日

地点

Site 11 烹饪学校入口前厅

描述:

Site 11下属培训厨师Lorna Michaels与另外两名培训厨师正负责晚间清扫并关闭Site 11的烹饪学校。另外两名厨师先行离开,而Michaels则继续呆了一小时十分钟。她未经允许地擅自使用了训练厨房,为她三岁大的女儿烘焙似乎是生日蛋糕的东西。5脚注5:Mark肯定会说这不是重要信息…但无所谓,我是个人类,对我来说这就是重要信息。在完成烘焙并清扫之后,她开始离开大楼。在入口前厅,她低头从一串钥匙中翻找。当她找到正确的大门钥匙时,她抬起头并在外墙玻璃上目击到了SCP-4205。随即,Michaels与她的蛋糕一同摔倒。次日早晨,Site 11厨师长Graca Frederico发现了她。

备注:

N/A

受影响的个体

Site 19 看门人 Mark Marcus

日期

1990年6月11日

地点

Site 19 地下停车场 [ST-PL] F9 受害者的车内

描述:

有人目击到Site 19看门人Mark Marcus在休息期间从电梯下来前往Site 19 ST-PL F9。他钻进了他的汽车,一辆蓝白条纹的1985款道奇挑战者,6脚注6:这家伙品味不错…接着小睡了片刻。二十分钟后,Marcus醒来并在挡风玻璃上观察到了SCP-4205。次日,因为Marcus既没有回岗工作也没有回家陪他的妻子,人们展开了一场搜寻,由Wilhelm Grungkok最终找到了他。

备注:

所有这些人…家庭。重要人物。我又算是什么人啊?

受影响的个体

无效化的SCP-048 [SCP-048-N]

日期

1990年11月20日

地点

Area 14 收容间 QM-X15

描述:

SCP-048-N的收容措施使其特别容易受到SCP-4205的影响。SCP-048-N是一个人形生物,看起来像一个营养不良的中东女孩(大约8-10岁),自称已有数千岁。SCP-048-N声称是迦南神Yam(通常被描述成一个男性形象)。SCP-048-N会强制以水充满它所在的任何空间,此外还能够穿过任何不透明的固体表面。SCP-048-N收容措施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始终将她保持在玻璃立方体内,因为SCP-048-N无法穿过透明物质。1990年11月20日,Area 14进行了一次紧急演习,SCP-048-N观察室内的研究员也参与其中。在两分钟内,SCP-4205出现在SCP-048-N收容间的全部六面玻璃上。在Area 14主任Lire博士确认其死亡后,SCP-048-N被宣布无效化。

备注:

当Lire博士得知SCP-048-N的无效化不是由于疏忽引起时,他似乎如释重负。SCP-048被认为是一种有用的资产,它作为一个可能的神明,拥有一个已知的敌对神Baal。

受影响的个体

Adham Saidov

日期

1991年6月11日

地点

以后再写,Wade

描述:

现在就写,Wade

备注:

马上,Wade

受影响的个体

Ietepere (Pete) Turei

日期

1992年10月8日

地点

这家伙无聊透了

描述:

大概会寻找无聊的人

备注:

Theo可没那么无聊…

受影响的个体

Theodore Quale博士

日期

1992年12月9日

地点

Site 19的SCP-965收容储存设施

描述:

在对SCP-965-1进行例行检查时,Quale博士观察到收容有SCP-965的窗户上出现了SCP-4205。与初级研究员Dalitz相似,Quale博士并没有像其他受害者一样立即死亡。

备注:

直到Quale博士报告SCP-965“显然现在[有]眼睛”后,才发现这一事件。当被问及更多信息时,Quale博士给出了与其他事件相匹配的描述。由于SCP-965的性质,没有来自SCP-965收容区域的直接视频输入,因此没有能够确认此次事件的记录。然而,Quale博士在遭遇SCP-4205之前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实验记录 SCP-4205

姓名

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

日期

1992/12/13

监督者

Mark Forsyth博士 [3级权限] [[不在场]]

描述:

我去摸它了。我又一次看见了它,然后我就去摸它了。
结果:感觉就好像是你把两个气球压在一起,然后用你的手去碰其中之一。除了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法儿真正地摸到它。它不在玻璃前面或者玻璃后面,它在玻璃里面。我不知道它是不是在看我,那个东西真的是眼睛吗?

需要对SCP-4205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已由Mark Forsyth博士批准,由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领导。

审核状态:未发送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JRNL-WD-121392

老爹。

有其他人和我一样,我并不孤单。 我并不孤单。 我。 并不。 孤单。

Quale,我认识Quale。他和我差不多大,但是在基金会待的时间比我长。事实上,他花了老长一段时间终于念完了大学,而不是在两年的失败之后不得不缩起尾巴做人。我敢打赌,他一定不会为了写一行收容措施而纠结十个小时,仅仅是因为是否需要使用有机玻璃的学名。

明天,明天我会去找他聊聊。

另外,我感觉自己开始产生幻觉了。

昨晚,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什么都试过了,即使是打开收音机来听一些你最喜欢的低沉、柔和的爵士乐,没有比那堆垃圾更好的助眠手段了(无意冒犯)。我转向右边,朝卧室的窗户望去,然后我看见了它们。再一次,就和第一次一样。我抑制不住自己的紧张,我的身体凝固住了。我盯着它看了很久,仿佛会一直持续到永远。

你知道夜惊吗?我小时候曾有过,那是你走之前的事,我想我从没告诉过你。会醒过来,僵硬得像一块木板,感觉有什么东西拉着我的脚趾,像绿野仙踪里的邪恶女巫一样咯咯地笑。(顺便一提,那是你的错。你知道这会吓到我,但你还是一直用那种声音取笑我。)终于,我恢复了呼吸,从床上爬起来只看见一片黑暗。

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似乎是逐渐地开始能够活动,就像我关节里僵硬的结一个接一个地散开。然后我从床上坐起,但它还在那里。

现在它跟我在一起。Mark博士让我为4205想一些测试。如果我甚至不知道这该死的东西在哪里,我又怎么测试呢?

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我必须做点什么。作为一个没脑子的家伙,我能想到的就是去摸它。比如,第二天我他妈的打了自己一拳,因为在那么多更好的实验当中,我能想到的就只是去摸它。

不管怎样,我,你知道的…摸了它。什么也没有发生,除了我感觉到贯穿全身的一种奇怪的颤抖,但也就这样了。

我还没告诉任何人。我还没有提交我最近两份草稿。我只是不想被从这个项目开除,这是我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机会。妈的,我得告诉他们,有什么事情发生了。这不正常。我要打电话给妈妈,尽管我不能和她说这些。妈的,我讨厌对她撒谎。

我只想有人能陪着我,我甚至不曾真正拥有过你…

呃,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他妈的压力太大了。对不起。

晚安,爸。我很想你。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SCP-4205-草稿-??

作者: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 状态:提????
??编号:SCP-4205 项目等级:??

特殊收容措施:尚未发现收容SCP-4205的方法。收容是不可能的,它没有弱点。SCP-4205的目击事件应在发现时立即报告给基金会站点领导。所有死亡的受害者必须由站点验尸官进行尸检。在进一步通知之前,所有安装了半透明材料薄片的房间(用于观察两个不同的空间)都要放置一台实验型朗-斯克兰顿稳定锚以反制异常。#脚注#:我永远都不会去问他。此外,任何房间人员数目不论何时都不得少于两人。

任何看到SCP-4205而没有死亡的可怜的不幸的灵魂也应该被立即杀死。SCP-4205显然犯了一个错误。

在试图抢救受害者的过程中,死者大脑活动停止的速度比通常在自然死亡中观察到的要快得多。尸检发现,受害者的身体功能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然而,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些脑科学的狗屎,我实际上并不理解,只是从尸检报告上抄下来的。谁他妈的在乎它会对大脑做些什么?

SCP-4205首次发现于1992年12月11日,当时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去舔了会令生命冻结的旗杆,不知怎么的没有被黏住。

SCP-4205有一种形式,就好像它不在那里一样。或者它就在那里,就像空间的裂隙。不是虚空。就像我的眼睛想看它,但我的大脑不让。就像一个故障的CRT显示器上有一条黑线,它会在屏幕上滚动。

这里没有六个能够有幸死亡的人的名单,因为没人在乎。

PQJhlOtxm2
dsklIs20X4Y9XJnhRIOa2g
4ZdhXxtSudvab25cEvgPWjO1
4JHcOIhRpzv9dUeBrnx8n2e
d1z6XgfRxSArtm8O7yrrN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

JRNL-WD-121392

他妈的。

我只想他妈的把那些狗娘养的狗杂种一脚踢进那些球里。

去他妈的。


去。他。妈。的。


我不在乎他们会不会看到这个。

我不会停下来,因为我知道你个杂碎能看到这个。

哦,嘿,老爹。

原来我不只是在和你说话,基金会从头至尾一直在看着。
如果我在屏幕前挥手,他们能看到吗?我希望最好他妈的是这样。

三个小时。
三。个。
小。时。
吸自己小弟弟博士Mark Forsyth痛骂了我三个。小时。
我不专业。
我幼稚。
我既蠢又笨。
我应该永远都毕不了业。
他不应该帮我。
他在我身上看到的一切。
(全部都是他的原话)

至于我,我他妈的算是老几?!他是对的。他是对的!我懂他的意思,他终于说出了多年来我一直对自己说的话。
从SCP-4205里把我踢出去,撵我回家。
我肯定被炒了。

他说我会被“监视”,不允许离开自己的房子。
但我早就被监视了。

等一下,让我向我的新朋友问声好。

不,没什么。

哦,对了,我还没有告诉你。
它们现在一直都在了,那些眼睛,它们到处都是。
卧室窗户,前门窗户,厨房窗户,客厅窗户。
但不包括我的大门窗户…它不喜欢那个窗户。
我发誓之前甚至在我的水杯里看到了那个混蛋。

我不知道怎么了,现在我他妈的非常生气而不是害怕,但…
如果我得继续和这玩意儿一起被困在这里,我会去测试它,什么都阻止不了我。

哦,还有,在像一堆纸一样被扎的千疮百孔之前,我找到了Quale。他似乎…很好,告诉我自从看到眼睛到现在什么都没发生。
也许只是发疯了。不过,我真希望能跟他多谈谈。我从大学起就很佩服这家伙。

现在已经太他妈的晚了。或许我就要老死在这栋房子里,而基金会会用棍子戳我。

只有你,我,我闪亮的眼睛朋友,还有那些读这篇文章的杂碎们。

真诚的,

....................../´¯/)
....................,/¯../
.................../..../
............./´¯/'...'/´¯¯`·¸
........../'/.../..../......./¨¯\
........('(...´...´.... ¯~/'...')
.........\.................'...../
..........''...\.......... _.·´
............\..............(
..............\.............\...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SCP-4205-草稿-0....4?

作者:囚犯Wade 状态:N?????A
??编号:SCP-XXX 项目等级:keter

太累了,没法编辑整个条目,只能留下一些注释,就像它告诉我的那样:

    描述
  • 在这里写感觉到它越来越近了。
  • 在这里写为什么一些人,就像Quale,一点都不受影响。Quale的全名叫做什么来着?
  • 在这里写它已经宣布了胜利。
  • 在这里写静电的感觉。
测试

测试 1

用手电筒照它

结果

没有

测试 2

用扫帚柄敲玻璃

结果

静电感轻微增强,几秒后消散。

测试 3

试着和它聊聊。

结果

花了一点时间,但它最终回应了。我不能在这里写它所说的…它让我不要那样。

测试 4

试着和它玩传接球。

结果

球打破了窗户。能在玻璃碎片里看见它。

测试 5

去摸它

结果

不。不不不。我不会。我不会。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懂了。仅仅只过了一天。对,没错,只有一天。
它试图告诉我你就是那些眼睛。它在撒谎,我知道。

它让我不要吃东西。或者…我…

我不知道。

反正我不饿。

我想打电话给妈妈,但我想不起她的电话号码。只能呆站在拨号音旁,直到电话开始对着我吼叫。
条目4205,我必须写完它,必须。让Mark博士吃屎去吧。

你还记得我们家的号码吗,老爹?
请告诉我。

求你了。请告诉我,求???
???你了,老???

剩余文件已损坏。

损坏程度 33%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返回

SCP-4205-草稿-⧲•⧲

作者:Wade 状态:
项目编号:X 项目等级:在家

特殊收容措施:你没法收容不能被收容的东西,你永远都做不到,即使是你想要也没用。我要从这里出去,从窗户跳出去,你阻止不了我。

我必须写下来,写下来能帮助我记得。

好!有用。别,别骗我。这样有用。

从这里出去,去找
去找
去找他
Theo。
我能看见他。

每当我看见他,我内心深处的感觉。
一个深情的,拥抱,我打赌。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

我得出去。
让我出去,求你了。

为什么他不让我出去,爸?

我永远都出不去而它可以。

The-
打头是

The

我就是想不起来。

我的名字是Wade,我会跟他说。
改天去远足怎么样,The…Th… 我…我知道一个好去处,就在附近。

是theo THEO

能请你…

Theo,能请你抱抱我吗,那就是我想要的。
那就是我想要的。



再见。

> -- 下一个文件 --

← 返回

???
?????????容措??????:什么?不,不。我的…我的???把眼睛闭上。别循环了。
走开。瞧。
布,不。
为???为什么?
号,好。

这 - 这是描 - 描述不是收容。
静。电。就像穿过金属丝的电火花。

安安安安静!我得写完。

它闻起来。不,不,我不,我不。就像是…
记得你考烤面包的时候吗?
在我笑小时候,我所记得的第一件事,那种气味。
我我的眼睛每当我从婴儿床上醒来,我能闻见那些面包。
我记得…但我我不记得吃咬面包的味道。
我不记得咬面

对对它有气味
它还有一个造型
像成群的鸟儿
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
在公园,和我的名字一样的那个
你总是告诉我说它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
我们会看天空中的鸟儿,就像蓝天中的溪流,那么多黑点
它们为什么会像那样移动?
看上去就像,在玻璃外面
就像好几百好几百的鸟儿
就像蓝天中的黑色溪流
混乱不堪但有条不紊
那是什么鸟啊,爸爸?

我必须写完这个条目
电流有多强
它会????????
????它???????? ????

数据严重损坏

系统崩溃警告

接受并继续?

← 返回

SCP-4205-最终版本

作者:高级研究员Dr. Malcolm Young 状态:已提交 1998/12/11 已审核 1998/12/25
项目编号:SCP-420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205目前尚未被收容,其状态尚不明确,对有效的收容措施的研究目前正在进行中。任何SCP-4205的出现必须立即报告给站点主管Jacob Yth。必须逐帧分析SCP-4205的视频记录,以发现其中任何的视觉性异常。观察事件发生时,必须彻底检查附近的所有电子设备是否有任何数据损坏。早期测试表明,铅玻璃可以抵抗并排斥SCP-4205。

本措施立即生效:所有受影响基金会设施内的玻璃及类似玻璃的材料将会替换为铅玻璃或者涂上铅釉。一位SCP-4205专家将会被派往受影响的设施提供指导和监督。作为次要的预防措施,强烈建议受影响设施内需要视觉辅助眼镜的人员、更换隐形眼镜或者接受激光原地角膜消除术(LASIK)。

描述:SCP-4205是一种视觉影响认知危害异常,呈现为两枚相邻的琥珀色明亮眼状物体,中央透明。中央部分推测为连接两个独立封闭空间的观察视窗。目前为止,SCP-4205已经出现在:

  • 钢化玻璃
  • 磨砂玻璃
  • 浮法玻璃
  • 原型模因危害隔离高分子防护罩
  • 有机玻璃

任何直接观察SCP-4205的生物都会立即发生不可逆转的脑死亡,任何可测量的神经活动均会在500毫秒的暴露后停止。在一起SCP-4205观察事件中拍摄的所有数字视频均会呈现一定程度的失真和变形。对这些视频的逐帧分析表明,某些特定的帧显示了受影响对象经常造访的地点。对这种效应的分析仍在进行中。

在记录REC-4205-09BD1中的SCP-4205,这是目前已知最长的对该异常的记录。

在一次观察事件实例中,受影响的个体所使用的基金会终端后来被发现具有严重的文本和数据损坏。根据联网编辑日志,在观察事件发生后到检查终端之间的两个半小时内,文件014205-AnomArch-52-57-44至134205-AnomArch-52-57-44被按顺序依次插入、存档、并获取了数据库上SCP-4205的位置的优先权。任何移除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异常及其相关危害的发现,以及不成功的收容尝试,促使了机动特遣队Xi-6 “圣艾尔摩之火”(St. Elmo's Fire)的成立,负责调查SCP-4205。在初级研究员Wade Dalitz死后,MTF Xi-6对异常存档的文件进行了彻底的检查。虽然这些文件所传达的经验揭示了一些关于其异常影响的信息,但到目前为止,还无法确认其中所述的经验是否在所有受影响的个体之间普遍存在。

对初级研究员Dalitz住所中所有透明材料的晶体学分析发现,安装在房屋主门上的窗户涂有34%的氧化铅釉。这启发了特殊措施4205-Δ的实施。在接下来的15个月内,与SCP-4205相关的死亡人数减少了84%。

记录到37起拥有视频证据的暴露事故,对象无一幸免。MTF Xi-6正在编辑所有受影响个体的档案,将会在完成后录入本文档。

特别提醒:对基金会人事数据库的搜索显示,没有任何与Theodore Quale博士匹配的档案。基金会特工后来确认了一位Theodore Quale博士,已故的Wade Dalitz的前大学同学,生活在Fargo,北达科他州。目前认为对其的采访是没有必要的。

← 返回